昨天,文博山西发生了大事件……

原标题:昨天,文博山西发生了大事件……

今天,

文博山西破例,

发一条纯纯的的新闻报道。

因为,

这条新闻,

就是在文博山西自己身上发生的。

11月20日上午,山西晚报·文博山西“一坛一库两盟”成立大会在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一层多功能厅举行。山西省体育局局长赵晓春,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宁立新,山西博物院院长张元成,山西日报报业集团副总编辑张占鹰,山西晚报社社长、总编辑尹长虹,文博大家、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庆捷,山西大学副校长杭侃、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副总经理兼山西人民出版社社长胡彦威等嘉宾,以及来自省内各地的文博爱好者共计两百余人参加。成立大会后,“文博山西讲坛”举办了首场讲座。大会及讲座由山西晚报副总编辑吕国俊主持。

山西是文物大省和文化大省,文化发展异彩纷呈,文保成果在全国名列前茅。“文博山西”是山西晚报创办的知名微信公众号,以“塑造山西文化品牌,讲好山西故事”为己任,用新媒体梳理、挖掘山西的珍贵文化遗产,以山西文化、文物和考古为切入点,以“互联网+”的方式进行创新性推广,在国内文博界享有一定美誉。为贯彻习总书记“让文物活起来”和中央两办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精神,将山西文化和文博的宣传、释读扩展到更广阔的范围,山西晚报社·文博山西以“互联网+讲坛”形式,开办文博山西讲坛,同时成立文博山西智库、山西文博新媒体联盟、山西晚报文物保护志愿者联盟。此次“一坛一库两盟”的成立由山西省文物局、山西日报报业集团指导,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山西博物院、云冈石窟研究院、山西省博物馆协会、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等提供学术支持。

文博山西讲坛将以“发现新山西,创造生活新美学”为宗旨,拟定期邀请省内外文博专家、文博达人、生活美学专家,现场对山西文化进行双向解读,助力山西文化建设,同时让听众感受中国文化中的生活智慧。讲坛将秉承学术性、思想性、艺术性、生活化,分历史类“何以山西”、艺术类“文博之美”、生活类“美学生活”三大专题交叉进行,努力将其打造为独具山西文博特色的品牌讲坛。

文博山西智库将集纳和聚合省内外文博及其它多学科、跨领域专家,为山西文博事业的发展和宣传,提供理论、策略、方法、思想、学术等方面的指导和支持。“一坛一库两盟”成立大会上,38名专家学者被聘为山西文博首批智库专家。

山西文博新媒体联盟将以“新文博、新媒体、新山西”为宗旨,以“互联网+文博”为方向,聚合省内外文博单位所属新媒体平台和资源,紧跟传播前沿,创新传播工具,联动集群推广,挖掘地域文化,助推文博新媒体壮大和文博产业发展。发起新媒体为文博山西、山西博物院、云冈石窟官微、考古汇、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源流运动。

山西晚报文物保护志愿者联盟将聚集和号召全省文保志愿者、热心文博公益的企业家、文博大V、文物爱好者等社会力量,围绕文物保护事业和全省“文明守望工程”,进行各种社会服务和公益性活动、宣传等。

“一坛一库两盟”成立大会后,“文博山西讲坛”举办了首场讲座,主讲人为文博大家张庆捷,讲座题目为“中古丝绸之路文化交流与黄河两岸的粟特人”。在微信报名阶段,这一讲座就在社会上引起热烈反响,听众报名极为踊跃。现场,很多观众听过讲座后纷纷表示“大开眼界!”“这样的讲座太过瘾了!”讲座末尾,听众还和张庆捷老师进行了互动。

//

现场嘉宾·声音

//

建立起强大的文化自信

山西省体育局局长 赵晓春

体育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文化,是大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体育也理应做好文化工作。在二青会的组织和承办中,我们也在挖掘文化的元素,努力让二青会由一个间断性的工作成为永恒性的记忆。我们正在相关地市做一个二青文化、体育文化公园,这也是文化事业的一个延伸。从这个意义上讲,加入“一坛一库两盟”中的山西文博智库,对我而言有着重要意义。希望有更多的人从历史的视角去看山西,以更巧妙的角度宣传好山西,建立起强大的文化自信。

文博人和传媒人的有机融合

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 宁立新

山西晚报“一坛一库两盟”的成立,是由文博人和传媒人的有机融合。“一坛一库两盟”的组建,是山西整合文化资源、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打造山西名片的创新性举措。山西有着悠久的历史,有着丰富的文物古迹,在今天,这些承载着历史、文化的文物古迹,怎么服务于当今的文化建设、怎么服务于当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不断追求、怎样用文物来滋养我们的精神世界增强人们的审美观,这是我们文物人和传媒人共同的责任。让文物创造性地转化、创新性地发展,这就是途径和方向。

媒体融合发展的又一次创新

山西日报报业集团副总编辑 张占鹰

我曾经在山西晚报工作过,对晚报有着很深的感情,亲身经历了它的改革奋斗历程。2014年,是山西晚报的改革元年,也是微信公众号“文博山西”的诞生之年。此后的四年,“文博山西”以原创的内容、独特的风格在山西晚报微信矩阵中脱颖而出,逐步在省内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今天,山西晚报“一坛一库两盟”成立,集纳和聚合了省内外文博力量、文博新媒体平台、文物保护志愿者等,必将把山西文化和文博的宣传、释读扩展到更广阔的范围。这是山西晚报媒体融合发展的又一次创新,也是“文博山西”的一大壮举。

近年来,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迅速发展,带来了媒体格局深刻变革,网络舆论生态日益复杂,传统媒体面临严峻挑战。作为山西日报报业集团的重要成员,山西晚报始终秉承负责任、有担当的新闻品格,不等不靠、主动出击、改革创新,积极探索媒体融合发展之路,扎实推进全媒体建设步伐,加快推进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使山西晚报成为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强大传播力和影响力的新型主流媒体。

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宁立新和山西日报报业集团副总编辑张占鹰为文保志愿者授旗

让山西人更了解山西,世界更了解山西

山西大学副校长 杭侃

山西晚报“一坛一库两盟”的成立,将发挥更多作用。一是让山西人更了解山西。怎样让老百姓去了解文物?怎样去消除时空隔阂?目前中外博物馆的功能,一种是以历史的教化作用为主,一种以艺术的感化为主,如果这两方面结合起来效果会更好。这方面,山西晚报“一坛一库两盟”大有可为;二是让世界了解山西。文博山西已经发挥出很大作用,希望“一坛一库两盟”更好地发挥平台的作用,产生更大范围的影响;三是让山西更了解世界。我们经常说山西是表里山河,但山西的地形像一枚蚕茧,我特别希望山西能够破茧而出,和世界紧密连接在一起。希望更多年轻人加入保护文物工作当中,关注传统文化,为文博工作增加新的力量。

聚集山西文博力量共谋发展

山西晚报社社长、总编辑 尹长虹

在新的传播格局下,山西晚报积极探索媒体融合之路,如今,已成为涵盖报纸、网站、微博、微信、移动客户端、视频直播、电商联盟等多种平台的新型主流媒体,初步实现了一次采集、多次生成、多元传播的信息采编发全媒体体系和格局。

在山西晚报的微信矩阵中,公众号“文博山西”影响力覆盖省内外,在全省乃至全国文博系统都形成了良好的品牌效应。自2014年9月17日上线以来,“文博山西”以“塑造山西文化品牌、讲好山西文化故事”为己任,用新媒体梳理、挖掘山西的珍贵文化遗产,以山西文化、文物和考古为切入点,以“互联网+”的方式进行创新性推广,所推送的文章角度新颖、文字精美、制作精良,被誉为山西的“国宝档案”,被专业人士和文化爱好者高度认可,在国内文博界享有不小声誉。

山西是文化大省和文物大省,一直以来,我们总在思考,如何借助全媒体平台扩大山西的文化输出量?如何挖掘和拓展山西文化和历史的深度和广度?如何让山西的文化和历史积淀,在融媒体时代传播得更远?我们将以“文博山西”微信公众号为抓手,以“山西晚报文博山西一坛一库两盟”为平台,聚集山西文博力量,共谋山西文化的发展与传播。

开启了全省文物保护新模式

山西博物院副院长、山西省博物馆协会秘书长 张慧国

当前,从中央到地方,对文物保护工作都给予高度关注。非常欣喜地看到山西晚报发起成立了“一坛一库两盟”,这是全省文物保护事业中开创性的举措,而且一出手就是非常大的阵势,开启了全省文物保护新模式。我关注到这个平台囊括了各种力量,其中有主管政府部门、学术支持单位、各高等院校、学术研究团体及社会志愿者,更主要的是依托了新媒体,这些元素将汇合成为推动当前文博事业发展必不可少的力量,这一平台为必将山西的文博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成立“一坛一库两盟”恰逢其时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吉琨璋

山西是文化大省,山西历史悠久,老祖先留下非常多的物质遗产,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宣传它们,对它们加以保护。山西晚报“一坛一库两盟”的成立恰逢其时。我代表专家团队提出三个希望。第一个希望,是一以贯之。既然成立了“一坛一库两盟”,就把这个事情坚持做下去,把它做好;第二个希望,是由表及里。在文博领域,山西有很多人才,希望能整合人才共同把文博事业做好;第三个希望,是由点到面,引起整个社会对文博工作的关注,从而进一步宣传好山西。

发挥智库作用助力文博事业发展

著名画家,大同日报社原社长 李尔山

我是一名老媒体人,在我心中,山西晚报正在做一个宏伟的梦,一个文博山西的梦。这个梦做得好,我非常佩服设计者的想法,想得很远,很开阔,很有思路。希望“一坛一库两盟”的成立,真正能发挥出促进山西文博事业的作用。其中智库的专家一定要发挥出作用,要产生思想和思路,助力山西文博事业发展,真正为山西文博事业作出贡献。  

将在山西最优秀的平台上做得更好

文博达人、文物保护志愿者代表 闫鑫

保护好文物就是保护我们的历史,保护好历史,就是让我们牢记自己的血脉。现如今的山西,高度重视文物资源、旅游资源的开发建设,让文物真正地活起来、用起来,让山西拥有了真正的“好风光”。一个个可敬的文博人呵护着山西的文化和历史,作为志愿者,也承担着不容推卸的职责,这是每一个热爱自己家乡的山西人的职责,我想这也算是留住乡愁的一种方式。守护国宝之责,讲好中国故事,传承中华文明,这是我们志愿者们想做的、愿意做的事情,也将永远做下去,在山西晚报和文博山西这两个山西最优秀的平台上,我相信我们这些志愿者将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山西晚报·文博山西讲坛”首场讲座

文博大家张庆捷主讲

//

丝绸之路与黄河岸边的粟特人

//

中亚政区图

粟特人和山西,因为一条丝绸之路紧紧相连。

丝绸之路,是古代世界贡献最大的贸易之路与文明交流之路。它是东西方物贸、文明互相交流的通道,促进了东西方社会文明的整体发展和提升。丝绸之路像一条金线,初期在北魏都城平城大同闪耀出现,后期又在北齐霸府晋阳亮丽盘旋。

在以往发现的北魏墓葬壁画中,没有见过表现粟特商队题材的图像,因此说这幅用胡人和骆驼来表现丝绸之路商队的图像,既是此类图像中最早的一幅,也是至今为止在平城北魏墓中唯一的一幅

粟特人,在中国史籍中常被称为“九姓胡”,本土位于中亚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的泽拉夫珊河流域,主要范围在今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粟特人善经商,他们组成商团沿着丝绸之路东行,大量涌入中国,后裔也逐渐汉化。从许多考古遗迹或出土文物可以推断出,北朝和唐代的黄河两岸尤其是山西,曾活跃着很多由胡商、伎乐、官员组成的粟特人。

粟特人形象 朔州出土汉代铜镇俑

11月20日,在“山西晚报·文博山西讲坛”首场讲座上,文博大家、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双一流”特聘教授、德国慕尼黑大学古典文明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张庆捷先生就此进行了精彩解读,山西晚报辑选部分精彩内容,以飨读者。

北魏前期丝绸之路的东端是平城

1877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考察中国,随后在他所著《中国》一书中,首次提出了“丝绸之路”的说法。其后,德国历史学家赫尔曼在 1910 年出版的《中国和叙利亚之间的古代丝绸之路》一书中,又认可了李希霍芬的提法,进一步把丝绸之路延伸到地中海西岸和小亚细亚,确定了丝绸之路的基本内涵,即它是中国古代经由中亚通往南亚、西亚以及欧洲、北非的重要的贸易通道,因为大量的中国丝和丝织品经由此路西传,所以称作“丝绸之路”。

大同轴承厂出土的异域风格银碗

谈论丝绸之路者,一个避免不开的问题就是,丝路东端是哪里?论者首先是说长安,其次是说洛阳。但是奇怪的是,很少有人说平城大同。

大同轴承厂出土的八曲银洗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有两个原因,其一,有的学者论述丝路东段,是从某一个朝代或者几个朝代的都城来概述的,没有注意到每个朝代的情况。比如以往学界谈论丝绸之路的东端,只讲到西安或者洛阳,因为汉唐时期,这两个城市是都城,都城为丝绸之路东端的代表。都城是一个朝代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外国人汇聚之地,自然也是商业中心,吸纳了大量外国使者、商人和学者。熟悉汉唐历史的人都清楚,汉唐连绵一千余年,都城屡有变更。都城的变更,带来的结果是,丝绸之路东端所在地不断转移,丝绸之路的东端在历代也有所不同。毫无疑问,长安、洛阳是定都时间最久的城市,很长时间是丝绸之路的东端,但不是在汉唐时期的任何阶段,它们都是丝绸之路的东端。其二,限于资料较少,有的学者不了解北魏平城与丝绸之路的关系。就公元5世纪来讲,平城因为是北魏都城,因此它与丝绸之路的关系更为密切,密切程度超过了长安和洛阳。

平城遺址出土部分玻璃器

公元439年,太武帝攻灭北凉,再次开通东西方交往之路,然后双方互相派使节。翻阅《汉书·西域传》《后汉·西域传》和《晋书·西域传》,分别记载了西域诸国到达中原目的地(东端)的距离,《汉书》记载诸国距中原的距离,是以长安为目的地;《后汉书》和《晋书》记载西域诸国距中原的距离,均以洛阳为目的地;到了北魏,翻阅《魏书·西域传》和《北史·西域传》,记述西域诸国,多是记载距离代(平城)多少里,如洛那国(今中亚费尔干纳盆地,位于今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交界处),“去代一万四千四百五十里”;粟特国(今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去代一万六千里”;波斯国(今伊朗)“去代二万四千二百二十八里”;大秦国(古代罗马帝国),“去代三万九千四百里”,都是以平城为目的地,所以说,这个时期平城是丝绸之路的东端。

平城遺址出土玻璃器

平城遺址出土部分玻璃器

从北魏文成帝始,平城成为丝路东端最重要城市。从考古发现来看,很多有关丝绸之路的文物古迹都是从文成帝开始出现的,地面上有云冈石窟,墓葬中出现了很多从西域传入的乐器,如琵琶、箜篌、筚篥等。

山西境内的丝路遗存精彩纷呈

在山西境内的丝路遗存大致有三种。

云冈窟顶北魏佛教寺院遗址

一是佛教与佛教艺术,云冈石窟诸窟是最好的物证。在云冈石窟窟顶发现的佛教寺院遗址,目前是中国最早的寺院遗址,这是印度早期才有的。另外,山西有五百座左右的石窟石龛、崖壁造像,这些都是西方传入的。此外还有丝路乐舞,如在云冈石窟诸窟雕刻着西方传来的琵琶、箜篌、筚篥等数十种乐器,多达数百件。云冈石窟第12窟因为乐器多,被称为“音乐窟”或“佛籁洞”。丝路传来的乐器,在北魏墓葬绘画中也是屡见不鲜。舞蹈如“胡腾舞”“胡旋舞”等。

太原北齐徐显秀墓出土戒指

天镇县出土波斯银币

二是西方生产的器物,如金银铜器、金银币、玻璃器、首饰珠宝等。大同天镇县曾出土过很多波斯银币。清晚期,灵石县还曾出土了16枚罗马金币,可惜下落不明,这在张星烺的《中西交通史料汇编》上有记载。此外,大同还出土了喝红酒用的高脚杯和部分玻璃器皿等。

大同迎宾大道北魏墓葬中出土的玻璃壶

三是工艺技术,如制造琉璃技术、葡萄栽培技术。2002年冬季,大同迎宾大道北魏墓葬中出土一个玻璃壶,形制与北魏墓中随葬的陶壶接近,可视为本地生产玻璃器的物证。

云冈石窟第八窟拱门东侧摩酰首罗天像

在云冈石窟第8窟里,摩醯首罗天像中,手里抓了一串葡萄。葡萄的形象很常见,葡萄的种植很久远,距今7000多年的时候,在埃及就有了葡萄,而且在埃及的很多壁画中,甚至是陶罐上,就写着葡萄种植。汉代葡萄进入中国,北魏时葡萄才进入普通民众家。有唐一代,葡萄酒成为并州特产,只有凉州葡萄酒可以与并州葡萄酒齐名,一直是名闻天下的贡酒。《新唐书》卷三九〈地理志〉:“太原府,太原郡。本并州,开元十一年为府。土贡:铜镜、鐡镜、马鞍、梨、蒲萄酒……”。

大同轴承厂出土的鎏金高足铜杯

生活在隋末唐初的并州大诗人王绩在《题酒家五首》(一作《题酒店壁》)中也写诗赞叹过并州的葡萄酒:“竹叶连糟翠,蒲萄带曲红。相逢不令尽,别后为谁空。”美国学者劳费尔在《中国伊朗编》,论述葡萄酒时也引用《马哥孛罗游记》说:“马哥孛罗讲到山西省会太原府时,说‘这里生长着许多优良的葡萄树,供应大量的酒,在全中国只有这地方出产酒,运到全国各地。’”他又在注释中补充说:“正确地说唐朝这个地方的葡萄酒很有名,用来进贡与帝王。在元朝饮用此酒更为广泛”。劳费尔的这段话,可作为唐代山西葡萄酒非常有名的旁证。一直到元代,山西的葡萄酒都是全国最有名的。

粟特人常被称为“昭武九姓”

粟特人的历史靠谁记载?第一是东方,也就是中国,《北史·西域传》中有关粟特国的记载如下:

广灵县汉墓出土胡俑

“粟特国,在葱岭之西,古之奄蔡,一名温那沙。居于大泽,在康居西北,去代一万六千里。先是匈奴杀其王而有其国,至王忽倪已三世矣。其国商人先诣凉土贩货。及魏克姑臧,悉见虏。高宗初,粟特王遣使请赎之。诏听焉。自后无朝献。”

粟特宴饮图

朔州水泉粱北齐墓壁画

粟特国的来源,学界有不同意见,日本学者白鸟库吉博士撰《粟特国考》,认为:《后汉书·西域传》中的栗戈(“粟戈”的讹字)、《魏略·西戎传》中的属繇、《晋书》中的粟戈都是suk-dok、suk-do的相近发音,即是索格底亚那(Soghdiana)。从所记载的地理位置和物产上加以考虑,也应当将其看作是中亚的索格底亚那。从而,在这些记载以后年代的《魏书》中的粟特国也应该看作是中亚的索格底亚那。

《新唐书西域传》记载:康国“康者,一曰萨末鞬,亦曰飒秣建,元魏所谓悉斤者。 … …君姓温,本月氏人。始居祁连北昭武城,为突厥所破,稍南依葱岭,即有其地。枝庶分王,曰安,曰曹,曰石,曰米,曰何,曰火寻,曰戊地,曰史,世谓”九姓“,皆氏昭武。土沃宜禾,出善马,兵强诸国。人嗜酒,好歌舞于道。王帽氈,饰金杂宝。女子盘髻,蒙黑巾,缀金花。生儿以石蜜啖之,置胶于掌,欲长而甘言,持珤若黏云。习旁行书。善商贾,好利,丈夫年二十,去傍国,利所在无不至。以十二月为岁首。”

“昭武九姓”泛称是九个国家,实际上超过九个,如钹汗国等。《北史》卷九七《西域列传·钹汗国传》:“钹汗国,都葱岭之西五百余里,古渠搜国也。王姓昭武,字阿利柒。”。

粟特国也号“温那沙”,据余太山考证,“温那沙的‘温’,据《隋书西域传》,是九姓昭武国之一康国国王之姓,‘那’是粟特语‘九’之讹,……温那沙意为‘温姓的九王’。这是伊朗语对‘九姓昭武王’的称呼”。由此可见,粟特国也属于昭武九姓,反过来,因为诸国都处于索格底亚那,所以学界习惯统称昭武九姓人为粟特人。

北朝唐代黄河两岸的粟特人

北朝和唐代的黄河两岸尤其是山西,曾活跃着很多由胡商、伎乐、官员组成的粟特人。

娄睿墓胡商图——以胡商贩马图为例

贩马图,在山西北齐壁画反复出现,直到唐代墓葬还有胡商贩马图

北朝时期,外商在史书中一般被称为“商胡”“胡商”或者“贾胡”“胡贾”,这种记载始于汉代,随着张骞出使西域,丝绸之路进一步开通,西域商人逐渐进入中原,这种称呼就产生并流行起来。《后汉书》卷八八《西域传》记载,“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这里提到的“商胡贩客”,就是指外商。东汉以降,尤其是北朝,外商东来人数骤增,他们在中国的贸易活动及其带来的文化,对中国产生很大影响,构成当时社会的鲜明特色之一,是当时东西文化交流和互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音乐方面,康国乐、安国乐皆名闻天下,粟特琵琶高手曹婆罗门、曹僧奴、曹明达祖孙三代皆擅绝技,历仕西魏、北齐、隋三朝,皆大红大紫,其中曹明达还为北齐主封为郡王。著名歌手何满子誉满京师,元稹诗云“何满能歌声婉转,天宝年中世称罕”,曹刚善于右手琵琶,人谓其运拨“若风雨”,康昆仑更是号称弹琵琶“长安第一手”,歌手米嘉荣歌声凄楚动人。音乐理论家何妥曾为隋朝正音律,出任国子监祭酒。在舞蹈方面,康国粟特善胡旋舞,石国粟特善柘枝舞,胡旋舞以旋转快速,动作刚劲著称,柘枝舞则胡帽银带,帽上饰金钤,舞时佧转有声。胡旋舞一般都是男子在跳,唐代的安禄山就是粟特人,而且善跳胡旋舞。此外,还有胡腾舞、反手叉腰,首足如弓,倏然腾起,而又颇作醉态,李端《胡腾儿》诗曰:“扬眉动目踏花毡,红汗交流珠帽偏,醉却东倾又西倒,双靴柔弱满灯前。”

大晉何公墓誌

曹怡墓志

隋代虞弘墓志1

隋代虞弘墓志2

文武官员隋翟突娑墓志

在中国做官的粟特人也有很多,不过一般以武官居多,因为他们善于骑马打仗,升职比较快。至今已发掘的粟特官员墓有很多,如隋翟突娑墓、隋代虞弘墓、唐石善达墓、唐曹怡墓、大晋何公墓等。

这么好的事,

难道不应该转发表示祝贺一下?

北朝思惟菩萨

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 南丽江 李飞飞

新闻图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 钟清

山西晚报全媒体编辑 曹锐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afeng13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dele.com/230669.html